电话

“喂! 是我, 我是罗伯特! 你怎么还不来? 我在酒店等你半个小时了。 你说准时来, 出什么事儿了吗?昨天你还说, 晚上7点半前有空,7点之前不会来电话的。 马上就6点了。 你身体不舒服? 没有? ——好吧, 赶紧来吧。 ”

布卢姆(金弢译)[德国]

“喂! 是我, 我是罗伯特! 你怎么还不来? 我在酒店等你半个小时了。 你说准时来, 出什么事儿了吗?昨天你还说, 晚上7点半前有空,7点之前不会来电话的。 马上就6点了。 你身体不舒服? 没有? ——好吧, 赶紧来吧。 ”
    “我还想穿件大衣。” 电话机旁的女子说道, 尽量把嗓门压得低一些, 尽管房间里没有别人。
    “大衣? 干吗穿大衣? 这么热的天, 热得很, 是的,气温没有降下来。你怎么啦?一开窗户你就会感到热的。来吧,5分钟就可以到这里, 否则我又要给你打电话了! ”
    “好吧! ” 她说,“过5分钟我就到你那里! ” 她挂上耳机, 犹豫不决地朝门口走去。她不想穿大衣, 也根本没有这样的意思。她身着浅色的夏装。她干吗要提到大衣的事? 她为何动作如此缓慢, 双脚仿佛粘在地上。 当她来到门口时, 电话铃又响了。 她并没有转过身去。5分钟还没有过去。 她本不想让他久等。她干吗不赶快走呢?电话又响了。这一次她终于折
了回去, 摘下耳机。
    “是你吧! 是, 我是盖尔达! 不, 我很好, 非常好! 当然我有点激动。 是医生诊断错了, 最新的结果完全两样。 左眼保住了全部的视力! 对, 对, 是全部。右眼还是瞎了, 但是一只眼睛够了。我在前厅打电话, 在医院里。我可以在这里等。为什么? 我得尽快动手术。喂! 你怎么这么沉默? 你没哭吧? ”
    “没有, ” 那女子说, “我没哭, 这太突然了, 我……”
    “是的, 是的, 你感到高兴。 我明白, 不, 请别哭。 我们还会去看戏的。你不需要给我讲解了, 不必为我朗读了, 我为你朗读。我能继续留在公司里工作, 当电话员, 不改行。 我有些担心。 是的, 我从来没告诉过你。你那么沉默? 我又能认出你来了, 不再像过去那样模糊不清, 我能看清楚了! 但你怎么一声不吭? ”
    “什么时候做手术? ” 她问。
    “后天, 一大早, 手术后要保养4个星期。 我不得不忍耐4个星期, 还有你。4个星期, 喂, 喂! 你还在听吗? ”
    “我正听着, ” 那女子说, “我今天就把你要的东西送去。 就4个星期, 永利国际平台注册月的时间, 这不算长。”
    “我早就知道, 你很理智。 我早对大夫说了, 不管4个星期还是6个星期, 我妻子决不会介意的。重要的是, 我重见光明! ”
    “对, ” 她说, “根本不会介意的! 

永利国际官方网站永利国际平台注册